李商隐最深情的一首诗,令人心疼

散文诗歌诗词悦读 阅读:53472 2020-12-18 10:13:16

原标题:李商隐最深情的一首诗,令人心疼

六年后,又是暮秋之时,

他独自漫游到曲江边。

望着满江枯残的荷叶,

不禁想起了早逝的妻子。

又想到自己也命不久矣,

万千心绪瞬间涌上心头,

写下了这首《暮秋独游曲江》。

荷叶生时春恨生,

荷叶枯时秋恨成。

深知身在情长在,

怅望江头江水声。

满江荷叶,春生秋败,

一如心中,春愁秋恨。

只要我还活在人世间,

便永远对你饱含深情。

任凭一腔惆怅,独对江水涛声。

半年后的春天,李商隐与世长辞。

临终之际,还痴痴地唤着她的名字。

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眼:

“这一次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痴情不渝,至死不忘,

大概,这便是爱情的最深层次。

不仅是惊鸿一瞥的心动,

胜过于痴男怨女的纠缠,

永远记得,永远深爱,

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有些事,努力一把才知道成绩,奋斗一下才知道自己的潜能。花淡故雅,水淡故真,人淡故纯。做人需淡,淡而久香。不争、不谄、不艳、不俗。淡中真滋味,淡中有真香。心若无恙,奈我何其;人若不恋,奈你何伤。痛苦缘于比较,烦恼缘于心。淡定,故不伤;淡然,故不恼。欲望是壶里沸腾的水,人心是杯子里的茶,水因为火的热量而沸腾,心因为杯体的清凉而不惊。当欲望遇凉,沉淀于心,便不烦,不恼。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,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。每个人的价值不同,无需对任何人不屑。在你眼中的无用价值,未必真的无用。不轻一人,不废一物。活不是战场,无需一较高下。人与人之间,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;心与心之间,多一份包容,就会少一些纷争。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认知去评论一个人,判断一件事的对错。不要苛求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同,不要期望别人能完全理解你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观点。人往往把自己看得过重才会患得患失,觉得别人必须理解自己。其实,人要看轻自己,少一些自我,多一些换位,才能心生快乐。所谓心有多大,快乐就有多少;包容越多,得到越多。而光脑,则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阵模拟系统程序的时候,意外发现灵能晶石的特异之处,不同于光电等任何物质和能量,灵能晶石蕴含的能源本质类似于精神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。

命一场, 或喜或悲,都是一次洗礼,一次岁月的历练;或浓或淡,都是一抹绽放,一抹美丽的风景。春风得意时,不必张扬骄傲, 淡定从容一些,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。一切得与失、隐与显,无非风景与风情。淡看世事,静对春花秋月,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,不必辩解讨好,云淡风轻一笑,用时间来证明自己。何必追慕名车香宴,我只需清茶淡饭,爱相随,情也真。该来的自然来,会走的留不住。不违心,不刻意,不必太在乎,放开执念,随缘是最好的生活。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,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。遇山过山,遇雨撑伞,有桥桥渡,无桥自渡,淡若清风,含笑走过。人世喧嚣,名利来往,放下浮躁,心静自安。淡淡的岁月,淡淡的心。人生的味道,淡久生香,安之若素,人淡如菊。淡淡地做人,淡淡地生活,淡淡的日子,每天都散发着淡淡的芳香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机甲就是驾驶者,驾驶者就是机甲。而光脑的运算能力,也足够负担机甲运行时所需要的全部运算。

但由于灵能的特质,导致机甲对驾驶者的精神强度要求较高。同时也出现了驾驶机甲的精神强度和精神契合度的问题。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,也是几乎恒定的,契合度越高,那么驾驶者与机甲的协调度也就越高。机甲的动作也更快更精准,更接近驾驶者使用自己肉.体的层次。世上最酸的感觉不是吃醋,而是无权吃醋。吃醋也要讲名份,和他相爱的是另一个人,他的醋也就轮不到你吃,自有另一个人光明正大地吃醋。原来,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。最难过的,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,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或迟或早,你不得不放弃。曾经以为,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,原来,真正的伤心,是流不出一滴眼泪。什么事情都会过去,我们是这样活过来的。

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。山朗润起来了,水涨起来了,太阳的脸红起来了。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软绵绵的。桃树、杏树、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。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。花里带着甜味儿;闭了眼,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。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,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。野花遍地是:杂样儿,有名字的,没名字的,散在草丛里,像眼睛,像星星,还眨呀眨的。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不错的,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。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,混着青草味儿,还有各种花的香,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。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,高兴起来了,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与轻风流水应和着。牛背上牧童的短笛,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。雨是最寻常的,一下就是三两天。可别恼。看,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,密密地斜织着,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。树叶儿却绿得发亮,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。傍晚时候,上灯了,一点点黄晕的光,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。在乡下,小路上,石桥边,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,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,披着蓑戴着笠。他们的房屋,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。天上风筝渐渐多了,地上孩子也多了。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,也赶趟儿似的,一个个都出来了。舒活舒活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,各做各的一份事去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刚起头儿,有的是工夫,有的是希望。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,它生长着。春天像小姑娘,花枝招展的,笑着,走着。春天像健壮的青年,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,领着我们上前去。精神强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提高驾驶者与机甲的契合度1%—5%,但也仅止于此。 往日时光,有那么一种情结,经年难解,有那么一件事,想做却没有勇气做,有那么一个人,自己没有笃定的意念追随。历历种种,都成为今天时而感叹的源由。然而,当机会摆在面前,依然会顾虑重重。当那个深恋过的人再次遇见,却一样没有勇气做什么!沧海桑田的变幻,并不是一句:物是人非,可以解释的了的!时过境迁的无奈,也不是一句:此情可待成追忆,能够诠释的心境!或许,留在光阴深处的,总是最珍贵,念念不忘的,总是最美好吧!我们时常在别人的故事里,一遍遍温习着自己曾经的心境,而所有有关年轻的记忆,都带着迷人的醉意。茫茫大地的影子,似流光拉长的叹息,路旁夭折的情意,洒泪,为祭。太多想做的事、想见的人,没有固执到底,都丢在了旧年的风里;记下那人最初的样子,坚持着最真的自己。不言不语,将一扇往事的门,轻轻关上。人生中经过的每个人,或温暖,或凉薄,都感恩于一场交集的缘分。留一抹绿意在心底,回眸,一个纯粹的微笑,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。做个不算糊涂的人,明了一些善意的委婉,也会发现流动风景的美丽。时间是一切生命哲学的定理,羁绊与遗憾都将散落尘埃。从未预约的前程,永恒着心上的希望与光明。有生之年,不贪求事事皆如人意,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圆满,只希望,生命中的每分每秒,都不曾浪费便好。每一天醒来,做着自己该做且喜欢做的事,每一段空闲,陪着自己该陪且珍爱的人;拈花惹草的心情,侍奉一些爱好情趣,品茶捧书的雅致,供养心灵与思想,如此,便不辜负命运优渥相待的静好时光。光阴旧,覆水难收,再回首,敬往事一杯酒,说好,永不回头。向前走,穿过一段岁月的风烟迷雾,走到山清水秀……

2

深情犹在,却天人永隔,

李商隐的悲痛,苏轼最懂。

自从爱妻王弗撒手人寰后,

十年间,日日思忆,夜夜入梦。

这一夜,苏轼趴在床榻上睡着了。

梦中,他又回到了久别的家乡,

看见了端坐窗边正在梳妆的妻子。

他满怀激动地走上前去,

想对她诉说多年未见的思念。

或许是因为灰尘满面,

或许是因为两鬓如霜,

妻子竟一时间没有认出他来。

两人只是痴痴地对望着,

不自觉地,便泪流满面。

重逢的欢喜,很快便化作了泡影。

妻子突然间便消失不见,

眼前,只剩下一座凄凉的孤坟。

他的梦被惊醒了,心也摔得稀碎,

泪眼朦胧,悲凉无处言说,

唯有强忍心痛,写下了这首著名的

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

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
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李商隐说:“ 深知身在情长在。”

苏轼也说:“ 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

只要自己还活在世上,

有些人,便永远无法忘记;

而思念,也永远无法停止。

世人常说“刻骨铭心”,

这种刻于骨、铭于心的感情,

便是人世间最深挚的爱。

正如一首老歌所唱:

“穿过喜和悲,跨过生和死,

爱是永恒,当所爱是你。”

3

“醒来觉得甚是爱你”、

“不要愁老之将至,你老了一定很可爱”、

“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”……

这些耳熟能详的动人情话,

都出自著名翻译家朱生豪之手。

在短暂的一生中,他曾写下540封情书,

而唯一的收信对象,

便是他心爱的妻子宋清如。

可惜,天有不测,情深不寿。

1944年,仅32岁的朱生豪,

因劳累过度患肺病而早早逝世,

只剩下宋清如和年幼的儿子,

孤苦伶仃地留在这人世间。

以宋清如的才貌,

再觅良人也不是难事,

但她却选择了终身不嫁,

永远地守候着逝去的丈夫,

和那一封封满含深情的书信。

望着那些情书,

感性的她并没有流泪,

只是无限感慨:

“原来我们,曾那样年轻过。”

1997年,86岁的宋清如离世,

留下遗嘱,要将骨灰撒在鸳鸯湖中。

原来,在过世的前一天,

她做了这样一个梦:年轻的他们,

正坐在鸳鸯湖的湖心亭避暑,

一个玉树临风,一个貌美娇羞,

恰如当年读书时初见的模样。

“情之所钟,正在吾辈。”

她用一生深情,一世守候,

告诉了世人何为深刻的爱。

不是相爱难相守,

也不是爱过又忘记,

而是活在世上的每一天,

都是用心去爱的一天,

至死不休,永不止息。

4

《寻梦环游记》中有一句台词:

“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遗忘才是。”

真正的死亡,不是断气的那一刻,

也不是举行葬礼的那一天,

而是这个世界上,

再没有任何人记得你。

生于世上,终有尽时,

但只要来过,爱过,不忘所爱,

便不枉茫茫人世走一遭。

你永远记得爱过的人,

爱你的人也将永远记得你,

如此,便不再畏惧生死无常。

趁生命尚且温热,

守住那一份深爱的记忆吧。

记忆深处的那个人,

眉目如旧,粲笑如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