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卖小鱼一年销售12亿,成功都来自不断的努力

瞻雷财经 阅读:3756 2020-10-12 14:04:03

又一家企业被“吃”上市了。

继良品铺子、盐津铺子之后,9月14日,华文食品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,正式逐鹿资本市场。截止9月16日,华文每股价格8.75元,总市值超35亿元。

说起华文食品,可能很多人没有听过,但说起华文旗下的劲仔小鱼、劲仔豆干,想必大多数人都不陌生。

劲仔小鱼,曾邀请汪涵、邓伦代言,并入选”2017CCTV中国品牌榜“,2019年销量逾12亿包,堪称传统风味休闲食品奇迹。

作为“鱼类零食第一股”,华文食品上市后,创始人周劲松夫妇持股44.2%,按最新市值计算,目前身价已超15亿。

新闻一出,不少网友惊掉了下巴:

1块钱一包的鱼仔,竟然一年可以卖出12亿包,还成功上市了?!

周劲松,他凭什么?

今天,我特意去扒了扒周劲松。

一篇5000字的文章,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

15岁辍学,起早贪黑扛起生活

1972年,周劲松出生在湖南岳阳平江县。

平江县,是国家级贫困县,很长一段时间里,经济发展非常落后。

小时候,周劲松家里穷,猪圈里的猪,是周家全年最主要的经济来源。

全家人的生活,都指望在那头猪身上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长到15岁时,周劲松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不得不辍学打工补贴家用。

一个15岁的孩子,没有一技之长,突然离开学校、闯入社会,能做什么?

起初,周劲松很茫然。

一次,他无意中发现,落后的平江依然保留着传统的食品工艺,不少小作坊自制杨梅、果脯、蜜饯,自产自销以维持生计。

有人卖,自然就有人买。

可这买卖之间,却没有完整的销售体系。

嗅到商机的周劲松,决定从小作坊采购,再把杨梅、果脯等销往各乡镇商店,赚取中间的差价。

他骑着舅舅送他的破旧自行车,每天清早五六点出门进货,白天驮着货辗转于平江各个乡镇间,饿了就吃馒头充饥。

吃完后,又蹬着破自行车继续下一家。

进货、走街串巷、销货,是15岁周劲松的全部世界。

彼时,村镇间没有水泥路,只有崎岖而狭窄的山路。

“山路乡路都得走,哪有不吃苦的”。

一个15岁的少年,从小浸泡在贫穷里,所以当赚钱的机会摆在他面前时,他从不嫌苦、也不叫累,因为他极力地想摆脱“穷”的命运。

他给自己定下死目标:货不卖完,誓不回家。

商店店主不理他,他就围着店家,苦口婆心地介绍产品;经销商不理他,他就舔着脸、求着经销商帮他销货。

再苦再难,他一直在心底默念:货不卖完,誓不回家。

整整两年的时间,周劲松跑遍了平江的每个村镇、每家商店,平均每天骑行100公里,前后共骑坏了5辆自行车。

如今再回忆当初的往事,周劲松说:

小贩做买卖,首先就是要吃的苦、霸得蛮、耐得烦。

辛苦肯定是辛苦,但赚到钱,开心起来也不觉得有多苦了。

吃的苦、霸得蛮、耐得烦,湖南人的精神早已刻在了周劲松的骨子里。

尽管每天起早贪黑,可再苦再累,他还是把苦揉碎了往肚子咽,一步一步地从颠簸曲折的人生里,昂首阔步向前。

在周劲松身上,我看到了罗曼·罗兰所说的英雄主义:

虽然抓到一手烂牌,但依然想要把它打好。

打破稳定创业,日进“斗金”

开挂的人生,源自敢于豁出去的决心

1989年,在平江跑了两年,周劲松手里握着两三百家终端渠道,生意越来越好。

这时,周劲松的叔叔找上了他。

周叔叔在平江经营一家酱干厂,他“看中了”周劲松身上的拼劲与努力,想邀请周劲松到自己的工厂干活。

酱干,在平江流行已久,颇受市场欢迎。

于是,周劲松开始琢磨:

小贩的生意虽已稳定,但如果能学习酱干技术、将来利用手中的渠道自产自销,肯定能赚得更多。

打定主意后,他放弃了渐渐稳定的生意。在叔叔的工厂里,不管多脏多累,所有工序,泡豆、磨浆、烧浆、点浆、烤卤,周劲松有一道学一道。

一道不会,练;练了还不会,接着练。

他坚信:熟能生巧。

为了研究酱干技术,周劲松连续两三个月,每天除了吃饭、睡觉,其余时间全泡在工厂。

1990年初,全面掌握各项工艺流程和操作后,周劲松决定自立门户。

他迫不及待地想干一番事业,改变穷的命运,可现实狠狠地给他浇了一盆冷水。

平日里赚的钱都用来贴补生活,真要创业,钱从哪儿来?

巧的是,周劲松母亲刚把一头猪卖了,换回300多块。

他求母亲借钱给自己创业,可母亲不肯:全家人一年的衣食住行、吃穿用度,都靠这300块,不借!

有人说:生活是一场赌局,不敢赌的人注定没有赢面。

周劲松想赢想赌,就是没钱。

他不死心,在母亲跟前好说歹说、软磨硬泡,终于借出“巨款”创业。

创业不易,尤其对于捉肘见襟的周劲松来说,更是艰难。

买完石磨、包袱、木桶等制豆腐的材料,300块所剩无几。

眼看着黄豆还没买,幸好,周家种了黄豆。

关键时刻,周劲松从自家田埂上收回36斤黄豆,自己泡豆子、磨豆子、点浆、过滤、划地成型、卤煮调味……

第一批豆干做成后,当天销售一空,前前后后忙活了一通,终于进账60元。

尝到甜头后,周劲松憋足马力,继续做第二批、第三批,生意开始蒸蒸日上。

渐渐地,他收回了前期所有投入,爸妈也加入了他的作坊,全家一起加工酱干,生产的产品销往平江的大大小小商店,市场上供不应求,一天能卖百来块钱,抵别人一个月的收入。

就这样干了几年,他开始跟着老乡、长辈,把产品卖到了岳阳和省城长沙……

从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,到拥有自产自销的小作坊,周劲松的成功并非幸运或偶然。

在机会面前,他放弃了已然成熟的小贩生意,放弃了眼前的稳定,自学酱干、自立门户,赌上全家一起创业。

那些看似开挂的人生,说到底,都是源自敢于豁得出去的决心。

敢于放弃舒适的可能,才能在未知的世界里,博得更多机遇。

陷入瓶阱,清空自己重新开辟市场

与其被别人革命,不如革自己的命

周劲松的好生意,持续了几年,家人的生活也有所改善。

然而,到了1994年,平江酱干行业竞争加剧。

起步晚、规模小,使得周劲松在庞大的市场上,逐渐失去竞争力,岳阳与长沙的市场一度陷入瓶颈。

他开始思考:是否要避开正面竞争,离开平江、离开长沙,甚至离开湖南,去外地开辟新的市场?

这个想法,遭到全家人的反对。

疼他的奶奶说:难点没关系,只要有口饭吃就不错了。

言下之意,希望他留在平江。

可周劲松不乐意。

90年代中期,日入过百的人,岂能满足于饱腹?

周劲松想看更大的世界,看更远的风景。

1994年12月24日,他不顾家人的反对,停掉生意,从长沙出发,途经宜昌、襄阳,最终留在洛阳重新开始。

为什么是洛阳?

原因无它。

在洛阳打拼的平江人少,一个完全空白的市场,更有利于自己避开竞争,专注发展。

说干就是干。

到达洛阳后,还没休息两天,周劲松就火速租下场地,开始做酱干。

这次创业,周劲松不再像刚开始那样,自制豆腐,而是进货自己加工,这样省去了中间环节。

由于房东自己就是做豆腐的,他每天从房东那儿进货,卤制加工好后,便坐公交车去学校门口推销。

口感好、价格公道,再加上销对了路,周劲松制作的酱干,经常当天加工、当天售磬。

生意火爆后,周劲松一个人忙不过来,于是从平江老家找来几个靠谱的帮手帮忙。

豆干厂就这样开了起来。

当时,洛阳市场完全空白,客户需求量大,为了做更多的酱干,酱干厂经常忙到凌晨。

为了方便送货,他专门买了一辆三轮车,做完酱干后,蹬着三轮给周边的学校商店送货,一跑就是几十家。

虽然没有人脉、没有渠道,但是周劲松硬着靠着自己的手艺,在洛阳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到了1997年,周劲松的酱干厂产值突破百万元大关,平江的老乡听说他在洛阳发展不错,不少人开始跟风到洛阳、郑州、驻马店这些地方投资办厂,生产销售面制品和豆制品。

而周劲松自己,用自己的名字和头像注册了“劲仔”品牌。

有句话说:你不革自己的命,别人就会革你的命。

在面对激烈的竞争时,周劲松没有苟延残喘,他知道:

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永远的成功和稳定,生活也永远充满着不确定性,有时候一个浪花就能把打翻在地,只有激流勇进,才能永立潮头。

从平江到洛阳,周劲松看似选择了一条更难的路,但他却从一片红海中,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
真的牛逼的人,敢于颠覆自我、革自己的命、迎难而上。

盲目扩张遭遇危机,痛下狠手改革

抓住“鱼仔”持续深耕

一年狂销12亿包

在洛阳做大后,为了扩大规模,他在全国寻找场地,先后在沈阳、成都、义乌等地办厂,“劲仔”酱干销往全国各地,大规模的扩张带动了销售与利润的双增长。

原以为这个势头会一直保持下去,可谁也没有想到,市场竟会再起波澜。

2009年,休闲食品产业前浪的威胁还未散去,市场上开始涌现新的后浪,外在竞争加剧。

与此同时,前期大规模扩张的弊端开始显露,各产业地区分布松散、难以管理,产能下降、效益下降……

外有敌手竞争,内有管理难题,被夹在中间的周劲松头疼不已:如何才能扭转当前的局面?

思虑再三,他决定改革:如果不能发挥效能,规模再大的工厂,都没有存设的意义。

于是,他狠了狠心,开始收缩求变、大刀阔斧地改革。

低效能的工厂,转让;不赚钱的工厂,转让。

就这样,他劈掉了自己一手打下的天下,重回岳阳创业。

彼时的岳阳,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食品产业继酱干之后,又开始涌现新的“潮流”——鱼仔。

“当时,岳阳已有20多家工厂在做鱼仔,但品质参差不齐,并未形成规模。”

周劲松将目光瞄向鱼仔。

他拿着自己做酱干的工艺和配方,如法炮制、尝试着生产了一批鱼干,供客户品尝。

试完之后,好评如潮。

这极大鼓舞了周劲松,2010年,他在老家岳阳创立华文食品。

此时的周劲松,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,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走街串巷叫卖的小伙子。

创业对他而言,不再是开间小作坊、一个人单打独斗,要想做好一家公司、基业长青,必然要专注工艺、做好管理、引进人才、打响品牌。

从那之后,周劲松集中所有的资源优势,全力专注于休闲食品的研发,包括劲仔豆干、劲仔鱼仔。

在选材方面,华文食品精选海洋野生小鱼,所有小鱼严格筛选、全程把控,同时,针对小鱼去头去鳞清内脏,保证到消费者手中的是完整、干净、无其他杂质的货真价值的小鱼。

除此之外,为了提高豆制品的生产效率,提升研发品控水平,周劲松带领团队,远赴日本、澳大利亚、德国。

花了几年的时间,终于与设备厂家共同研制出了定制化的自动包装机,解决了困扰业界多年的自动包装问题,最终人均生产效率提高了4倍。

甚至,华文食品还自主研发了豆腐低温点浆技术。

湖南省豆制品重点试验室主任赵良忠教授知道此事后,颇为惊讶:

没想到这个技术能让你们搞出来,低温点浆临界点的温度控制,高了低了都是过犹不及的,只有在这个温度点,产量最高品质最好。

此外,周劲松先后让渡股权,以引进营销、生产、战略方面的人才,多方合力、协同发展,公司销售额也从几百万元,发展到几千万、上亿元。

后来的故事,想必大家都知道了。

华文食品,邀请汪涵代言“劲仔”系列产品,劲仔小鱼年销12亿,劲仔小鱼、劲仔豆干远销美国、加拿大等海外市场……

所有牛逼,背后都是苦逼

厉害的人,都舍得对自己下狠手

2020年9月14日,华文食品正式登陆深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“鱼类零食第一股”。

有人说,华文终于靠着劲仔“鱼跃龙门”。

是的。

华文食品,终于凭借着一年卖出12亿包的王炸产品,成功挂牌上市,稳座A股市场鱼类零食头把交椅。

只是,这光环背后,也藏着数不尽的心酸。

回首周劲松的经历:

1987年,周劲松走街串巷当小贩时,为了生活,他日骑100公里、2年骑坏5辆自行车;

1989年,小贩生意逐渐稳定,为了赚得更多,他放弃了稳定、放弃了眼前的利益,伏低自己潜心研究酱干技术、自立门户,产品销至岳阳和长沙;

1994年,平江豆干市场竞争加剧,为了不被淘汰,他主动“淘汰”了自己,在人生地不熟的洛阳重新开始,并在全国多地建立工厂,带动10万人就业;

2009年,各地工厂管理松散、收益下降,他大刀阔斧地改革,亲手砍掉自己打下的江山,回归岳阳重新创业。

为了做好豆干,他带着团队漂洋过海,花几年的时间研究和学习;为了做好鱼仔,所有小鱼层层筛选……

如今,当我们站在华文食品成功上市的节点,沿着时间的脉络再往回看,就会发现:

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,所有牛逼,背后都是苦逼。

上天不会眷顾任何人,每一个看似光鲜亮丽的人,都曾在人生的某个阶段,经历了心酸、狼狈、至暗时刻。

一路走来,周劲松吃遍了生活的苦,在生意上升期、放弃了稳定的生活,屡屡把自己逼到绝境,他不断逼迫自己、挑战自己,突破自己,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

周劲松的故事,是一个15岁少年白手起家、48岁终于上市的故事,也是一个“狠人”一路成长的传奇。

他的经历,给我们普通人最好的启示:

人生如牌局,打好手上的牌,上天才会给你发好牌。

你想要的生活,只能靠你自己去拼。

声明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发表评论